拍出的纪录片太无聊?这5个方法也许能帮你

影视制作

纪录片的第一要务是提供信息。但是,要让观众更好地接收信息,就需要组织好各种娱乐的元素。有人认为纪录片天生就是无趣的,其实不然。纪录片要解决可的问题可以是严肃的,但是片子本身不应该无聊。

打磨结构和故事线

其实很多纪录片最大的问题都在故事讲述上。

无论你是在筹备阶段,还是已经在剪辑中,都应该考虑这些问题:如果你面前有一支笔、一张纸,现在能不能就此理清片子的完整故事线和结构?

如果不行,原因是什么?花几分钟想想故事线大有裨益,只要故事搭起来了,剩下的就是用一些小技巧吸引观众注意力了。

必要时用动画或插图

加上一些定制的插图或动画是制作纪录片的好方法。以访谈镜头为主、空镜较少的纪录片尤为适用这个方法。

但是,过多运用动画也不是上策,毕竟制作高质量的动画又花时间又费钱。

加运动和转场

一些小的剪辑技巧也能调节纪录片的节奏,让整个基调风格更加有趣。如果是拍静态的采访镜头,可以加一些角度和动作,运用轨道、Dolly都可以,甚至可以在后期加一些微妙的运动,小改变能成大事。

有时候,转场也会显得突兀。只要转场保持好品味,没有让人分心的信息,就可以把不同的元素融入不同的转场中。

留悬念

另一个无聊纪录片的标配就是拍得太直白。是的,揭示信息是纪录片故事线的重要内容。但这并不表示要把所有内容一次和盘托出,可以让某些部分保留一些神秘感。

有时,你只需要在黑屏上打几句话,就能把谜底告诉大家。小字幕、讲述或访谈都能起到类似的作用。(T)

影视制作
《寄生虫》奥斯卡提名剪辑师杨劲莫秘诀分享

剪辑师杨劲莫与大家聊一聊为何他还在使用Final Cut Pro 7,并分享他处理2020年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寄生虫》的剪辑手法。

影视制作
Bart Verraest论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真人群像》调色

《最后的晚餐:真人群像》(The Last Supper: The Living Tableau)以令人惊艳的精美细节重现了列奥纳多·达·芬奇的名作。全片9分钟,镜头以极致慢镜头呈现,其中各位演员刻画出使徒们在耶稣降临的史上最非凡的聚会时各自的内心情感。影片拍摄由创作者兼导演的Armondo Linus Acosta携手他的创作“梦之队”完成,这支队伍由比利时根特Academy One Studios的传奇电影大师组成,他们是:摄影师Vittorio Storaro、美术指导Dante Ferretti、置景师Francesca Lo Schiavo,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三座奥斯卡小金人。

影视制作
罗杰·迪金斯分享一镜到底新作《1917》拍摄幕后

对罗杰·迪金斯来说,拍摄《1917》就像下一盘国际象棋。这部萨姆·门德斯的一战背景新作不乏令人惊艳的场景,比如一座被炸毁的法国村庄。为了拍摄这个场景,迪金斯用LED灯完成了村庄的比例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