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迪金斯分享一镜到底新作《1917》拍摄幕后

影视制作

对罗杰·迪金斯来说,拍摄《1917》就像下一盘国际象棋。这部萨姆·门德斯的一战背景新作不乏令人惊艳的场景,比如一座被炸毁的法国村庄。为了拍摄这个场景,迪金斯用LED灯完成了村庄的比例模型。

本作中,摄影组的终极目标是让整部电影看起来像是以一镜到底的方式完成。为了做到这一点,迪金斯需要精心设计每一个镜头:演员走到某个位置,摄影机就要对准某个方向,光线必须来自某处,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朝向某个方向,接着,一道强光从某处升起,在某处的墙上投下阴影,等等。

迪金斯说,所有这些都在几周内完成的,远早于布景的搭建和设备的组装。但这样的拍摄方式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且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那么,是不是不管制定何种计划,最后都不可避免地要加以改变?

“不。”迪金斯直截了当地表示。

或许成片看起来和用比例模型模拟不完全一样,也可能光源不够强,导致最后剧组要拆墙——但你最终在银幕上看到的,基本都是摄影组事先计划好的效果。对制作《1917》而言,真正的挑战不在于拍摄当天的执行,而是前期计划。

“最关键的问题是:‘好吧,我们想让摄影机做什么?’”迪金斯说,“我们该如何解读这个故事?虽然是一镜到底,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必须一直跟着角色沿战壕走完全程呢?我们该如何编排演员和动作,让他们能够相下到战壕,在他们穿过无人区时拍摄他们的侧面,或者在他们跳进弹坑时给他们一个广角镜头? 这些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事。”

比方说,主演乔治·麦凯有个在英军冲锋中冲过前线的镜头,是通过在摩托车上放置陀螺云台摄影机完成的。但是在迪金斯的脑海里,要在摩托车上完成这部分拍摄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他需要了解拍摄这场戏所需要的动作,用故事板画出画面,然后在空旷的场地上加以排练。

如果迪金斯能够剪开镜头的话,他可能会将光源隐藏在画框之外,按自己的喜好设计光线。但拍摄本片摄影机必须能够360度移动,他也经常在地堡或者地窖里拍摄,通常那里的桌子上只有几盏油灯。唯一的例外是法国村庄里的那场戏。

“(那场戏)我们想要的感觉是:‘这是他的噩梦吗?这是梦还是现实?’”迪金斯说,“我们觉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像进行风格化处理,让它带上点黑色电影的质感——于是我们想到了使用强光和从破损建筑的残垣上投下阴影的拍法。”

在迪金斯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有诸如《肖申克的救赎》、《老无所依》、《007:大破天幕杀机》、《边境杀手》等佳作,2017年,迪金斯终于凭借《银翼杀手2049》第14次获得奥斯卡提名并最终获奖。现在,拍摄《1917》使他极有可能超越自己,但对他来说,本片并不算野心之作,也不是赢得奥斯卡奖后的趁热打铁。

“这是个非同寻常的故事,而且摄影技术服务于这个故事。”他说,“……是一个观众会想跟随角色一起体验临场感的故事。”(T)

作者:Brian Welk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views
影视制作
奇幻短片赏析:《被分离的头颅》

作为影史中独树一帜的超现实主义领军人物,智利裔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于17岁开始学习哑剧表演。他将这种纯粹依赖肢体语言进行表达的表演形式与著名作家托马斯·曼的短篇小说《换头记》相结合,在1957年发表了一部非常独特的奇幻短片《被分离的头颅》。

影视制作
剪辑采访视频六步法(三)

这是整个采访剪辑过程中创意占比最多的部分,对很多人来说也是最令人愉快的部分。首先,复制你的项目并重命名为“内容剪辑”。由于素材现在是有序的,你能一眼从中看到什么时间点上有重复提及什么内容,然后你可以迅速将其删除。

影视制作
摄影技巧:掌握前景、中景、背景(下)

现在我们不带标记线来看一个画面。在wowzabob的博文中,我们还看到了另一个镜头构图,来自马丁·斯科西斯的《出租车司机》。你能辨认出构图中的三个层次吗?前景是虚焦的方向盘,中景是罗伯特·德尼罗扮演的角色,背景是极度虚化的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