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迪金斯分享一镜到底新作《1917》拍摄幕后

影视制作

对罗杰·迪金斯来说,拍摄《1917》就像下一盘国际象棋。这部萨姆·门德斯的一战背景新作不乏令人惊艳的场景,比如一座被炸毁的法国村庄。为了拍摄这个场景,迪金斯用LED灯完成了村庄的比例模型。

本作中,摄影组的终极目标是让整部电影看起来像是以一镜到底的方式完成。为了做到这一点,迪金斯需要精心设计每一个镜头:演员走到某个位置,摄影机就要对准某个方向,光线必须来自某处,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朝向某个方向,接着,一道强光从某处升起,在某处的墙上投下阴影,等等。

迪金斯说,所有这些都在几周内完成的,远早于布景的搭建和设备的组装。但这样的拍摄方式无疑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且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那么,是不是不管制定何种计划,最后都不可避免地要加以改变?

“不。”迪金斯直截了当地表示。

或许成片看起来和用比例模型模拟不完全一样,也可能光源不够强,导致最后剧组要拆墙——但你最终在银幕上看到的,基本都是摄影组事先计划好的效果。对制作《1917》而言,真正的挑战不在于拍摄当天的执行,而是前期计划。

“最关键的问题是:‘好吧,我们想让摄影机做什么?’”迪金斯说,“我们该如何解读这个故事?虽然是一镜到底,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必须一直跟着角色沿战壕走完全程呢?我们该如何编排演员和动作,让他们能够相下到战壕,在他们穿过无人区时拍摄他们的侧面,或者在他们跳进弹坑时给他们一个广角镜头? 这些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事。”

比方说,主演乔治·麦凯有个在英军冲锋中冲过前线的镜头,是通过在摩托车上放置陀螺云台摄影机完成的。但是在迪金斯的脑海里,要在摩托车上完成这部分拍摄并不困难,困难的是他需要了解拍摄这场戏所需要的动作,用故事板画出画面,然后在空旷的场地上加以排练。

如果迪金斯能够剪开镜头的话,他可能会将光源隐藏在画框之外,按自己的喜好设计光线。但拍摄本片摄影机必须能够360度移动,他也经常在地堡或者地窖里拍摄,通常那里的桌子上只有几盏油灯。唯一的例外是法国村庄里的那场戏。

“(那场戏)我们想要的感觉是:‘这是他的噩梦吗?这是梦还是现实?’”迪金斯说,“我们觉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像进行风格化处理,让它带上点黑色电影的质感——于是我们想到了使用强光和从破损建筑的残垣上投下阴影的拍法。”

在迪金斯辉煌的职业生涯中,有诸如《肖申克的救赎》、《老无所依》、《007:大破天幕杀机》、《边境杀手》等佳作,2017年,迪金斯终于凭借《银翼杀手2049》第14次获得奥斯卡提名并最终获奖。现在,拍摄《1917》使他极有可能超越自己,但对他来说,本片并不算野心之作,也不是赢得奥斯卡奖后的趁热打铁。

“这是个非同寻常的故事,而且摄影技术服务于这个故事。”他说,“……是一个观众会想跟随角色一起体验临场感的故事。”(T)

作者:Brian Welk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影视制作
拍出的纪录片太无聊?这5个方法也许能帮你

纪录片的第一要务是提供信息。但是,要让观众更好地接收信息,就需要组织好各种娱乐的元素。有人认为纪录片天生就是无趣的,其实不然。纪录片要解决可的问题可以是严肃的,但是片子本身不应该无聊。

影视制作
《寄生虫》奥斯卡提名剪辑师杨劲莫秘诀分享

剪辑师杨劲莫与大家聊一聊为何他还在使用Final Cut Pro 7,并分享他处理2020年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寄生虫》的剪辑手法。

影视制作
Bart Verraest论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真人群像》调色

《最后的晚餐:真人群像》(The Last Supper: The Living Tableau)以令人惊艳的精美细节重现了列奥纳多·达·芬奇的名作。全片9分钟,镜头以极致慢镜头呈现,其中各位演员刻画出使徒们在耶稣降临的史上最非凡的聚会时各自的内心情感。影片拍摄由创作者兼导演的Armondo Linus Acosta携手他的创作“梦之队”完成,这支队伍由比利时根特Academy One Studios的传奇电影大师组成,他们是:摄影师Vittorio Storaro、美术指导Dante Ferretti、置景师Francesca Lo Schiavo,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三座奥斯卡小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