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上一层楼——高动态范围(HDR)制片人指南

技术前沿

毫无疑问,HDR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行业趋势,如奈飞、亚马逊这样的流媒体巨头如今都在他们的交付规格中要求HDR母版交付。对于电影人来说,向更大对比度和更广色彩空间的过渡可能让人无所适从。为此,向大家推荐美国制片人协会(Producers Guild of America)出版的《Produced By》杂志当中的一篇文章。本文很好地概括了一些适用于标准工作流的针对HDR的简单调整,涵盖从规划阶段到后期制作的全流程。

对于HDR,人们可能一开始怀有担忧,我们通过一步一步讲解HDR管线流程为大家解惑。

想当初美国制片人协会(PGA)成员、制片人Declan Baldwin签订合同成为亚马逊电视剧《缘起泽尔达》(Z: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试播集的执行制片的时候,他才知道这部剧要交付HDR母版。“我当时其实不明白那什么意思,”他说。“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听起来好复杂。’”因为目前只有亚马逊和奈飞要求常规化交付HDR母版,所以大部分制片人没有这样的经验,也缺乏对对这种技术要求的理解。

Baldwin立马向亚马逊后期制作负责人Aaron Lovell请教并快速学习了HDR基础知识,Aaron Lovell把HDR的管线流程做了讲解。接下来,Baldwin来到Light Iron后期制作公司,业务发展执行总监Megan Marquis详细说明了Baldwin及其摄制团队需要做的事情。Baldwin说:“Megan她把我们的担忧一扫而空。”

HDR,即高动态范围(High Dynamic Range)的缩写,能为图像提供更多对比度,通俗来说就是制作出更白的白和更黑的黑,带来更多的高光和暗部细节。与HDR相伴的是广色域(Wider color gamut),能提供更多且饱和度更高的色彩。两者共同作用下的画面可以说更立体、更逼真。

有人看HDR吗?制片人Erin Smith回想当时要交付《高堡奇人》(Man in the High Castle)HDR母版的时候,团队就在怀疑到底有谁会这样看片。Roundabout Entertainment公司高级调色师Jerome Dewhurst的回答是——我们已经在这么做了。他说:“我们现在就看到消费级显示器,无论是电脑、手机或平板,都已经比用于标准动态范围(SDR)视频母版的专业级参考监视器更亮、色域更广了。应该说已经存在流通使用的HDR显示设备,但我们用他们观看的还是SDR母版内容。”

《Produced By》杂志采访了众多制片人、摄影师、调色师和两位指导HDR项目完工的色彩科学家。得到了这样的信息。

始于前期制作

Dewhurst指出:“从制片人的角度看,可以在进入后期制作之前就开始思考HDR。比如,如果用ARRI Alexa进行拍摄,片场使用HDR监视器的话,就比使用传统SDR显示设备更能让你更直观清楚地看到摄影机本身拍摄到的动态范围。”Smith的团队第一次聊到HDR的时候,她说:“我们当时对于HDR如何发挥效果、其成本以及怎么让人们看到其中的益处感到比较困惑。”所以她的第一站就是来到当初见识到HDR惊艳效果的后期公司,开始提前做规划。

分辨率对于图像呈现的影响并没有色彩和动态范围那么关键。

《丛林中的莫扎特》(Mozart in the Jungle)的摄影师Tobias Datum收到的指示是需要交付HDR母版并用ARRI Alexa进行拍摄。“其中的色彩科学非常高级。”他说。“之前的重点都放在了4K分辨率上,但我发现,分辨率对于图像呈现的影响并没有色彩和动态范围那么关键。”他还专门在前期制作过程中与Technicolor的高级调色师Timothy Vincent进行沟通,Timothy Vincent对于制作成片HDR母版有丰富的经验。Vincent说其实制片人或摄影师参与前期制作询问HDR的情况并非罕见。“他们在努力适应新的交付方式以及需要进行的准备。”

Vincent的建议是:首先,因为HDR会显示更多细节,所以摄影师必须在片场特别留意窗户外面的情况。“SDR拍摄中,窗户经常过曝,但HDR并不会,”Vincent说。“所以如果,比方说HDR拍摄中你看到窗外是不同的地点或时段的话,拍摄效果就会很糟。”参与过《缘起泽尔达》试播集的摄影师Tim Orr也同意这种说法,他说:“HDR拍摄的时候我必须特别注意高光细节。因为那部剧是古装剧,如果窗外有我们不想看到的元素,HDR拍摄的话就别指望窗户过曝了。拍摄HDR的时候我会想,如果窗外有肉眼可见的错误,那么拍摄的素材中也会看到。”

Orr的观察呼应了Vincent的第二点建议。“常常查看RAW素材,尤其是如果窗外有你不想看到的东西的话更要如此。”Vincent还补充自己认为片场并不需要HDR监视器。他说:“如果RAW素材里能看到的东西,那么监视器里也能看出来。”

【编辑注释:许多制片人把RAW当作一种速记描述,有时候他们所说的RAW并不是技术上的RAW素材格式。  比如,亚马逊剧集以12比特ProRes 444的LogC格式储存数据。】

纽约Technicolor PostWorks后期制作公司首席技术官Joe Beirne还建议,拍摄HDR项目的时候,作品的艺术设计也应该考虑HDR因素,这涉及导演、摄影师和场景设计师的工作。他说:“理想情况下,要为SDR和HDR都做一下化妆、发型试拍。我会尽量以适当的方式想办法让摄影师和DIT在拍片场查看HDR效果或在拍摄期间以调色设备进行查看。如果可能的话,一个剪辑可以保留不同版本,放到HDR色彩空间中,用眼睛直观地看。至少要在后期制作成片的时候尽早开始看HDR效果,就算你的交付安排中(暂时)没有HDR母版要求也要这么做。”

拍摄HDR母版

HDR母版的主要要求就是摄影机能够拍摄RAW或LOG素材。此类摄影机包括索尼F65和RED ONE,而最常用的是ARRI Alexa,亚马逊《缘起泽尔达》、《高堡奇人》和其他很多作品的拍摄中也有使用。ARRI的CEO兼主席Glenn Kennel表示ARRI Alexa摄影机一直能拍摄HDR,拥有14.5档动态范围,比胶片还稍多。他说:“每一台Alexa摄影机都可以进行HDR拍摄。HDR就是要从摄影机获取更多图像信息,让创作者有更大的动态范围进行发挥。ARRI相信HDR是对交付更高品质电视节目的一种颠覆。其影响比从HD过渡到4K更深刻。它能让创作者应用所拍摄到的动态范围把画面从片场还原到银幕上。”

而摄影师会爱上拍摄HDR及其广色域所带来的更多创意可能性。Datum提到,《丛林中的莫扎特》第三季在意大利威尼斯开拍,当时是个阴天。他说:“在HDR版中,云层更有层次和色彩变化,整个画面看起来仿佛是立体的。让画面更有质感,尤其是高光部分。动态范围很大,效果壮观。”

而拍摄过程中的每日样片变得尤其重要。Vincent说:”我向来建议制片人用第一天拍摄的样片和SDR与HDR的配光选择来做一个测试。这样他们马上就能明白要处理的是怎样的素材。”制片人Baldwin表示:“大部分摄影师,至少我合作过的摄影师们都对RAW拍摄感到兴奋。”作为制片人,他说自己一直想知道故事叙述的价值。“虽然我们会遵从电影人的选择,但我喜欢最能服务于影片的格式。”他提醒注意的是,拍摄数据丰富的RAW素材会增加存储卡的成本,以及备份成本。但Baldwin也理解HDR背后的用意,他说亚马逊“高瞻远瞩”。当人们看到HDR画面的时候,就会明白HDR的意义了。制片人Smith说她的后期总监特别喜欢HDR效果,于是他现在给自己家里备了一台HDR监视器,对它“爱不释手”。

后期制作中的HDR

虽然HDR在后期当中主要体现在调色上,但Technicolor PostWorks的Beirne体验过HDR对剪辑观感的影响。他说:“观看HDR调色的剪辑时,你的注意力走向是很不一样的。在传统好莱坞风格的电影制作中,剪辑应该不着痕迹。照理说HDR成片也该如此,但是看HDR的时候会因为场景动态范围的变化,眼睛被吸引到画面当中意想不到的地方去。”而Beirne给出的解决方式就是要时刻“对剪辑保持敏感。”他说:“高动态范围无论对于每一帧画面还是对于片段呈现都给了电影人更大的创作力,同时也给后期制作增加了更大的空间。这对于感知创作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如果你在制作过程中考虑到HDR的影响,那么所有人都将受益。”

无论是HDR还是SDR母版的创建首先都基于所创HDR母版的风格。Vincent提到,在杜比视界(Dolby Vision)工作流中,调色师先做HDR。如果最后要做一个HDR 10,那么他会从SDR版开始。Vincent之所以偏好先从SDR做起是“因为大部分人观看的还是SDR版。可以分别做两版调色,采用不同的调色决策。”而Beirne认为两种处理方式各有优势。“但如果你有机会先做HDR调色,我们发现这样能学到很多东西,还能把所学经验带到SDR版中,”他观察道。“如果先做HDR调色,其中的决策是整个制作流程中所有人仔细考量过的,那么一个项目的创意构想就能在HDR调色版中树立起来。”

但偶尔,有的项目是后拿到HDR母版的。《海边的曼彻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就是如此,亚马逊把它买下来的时候才要求了HDR母版。幸好摄影师Jody Lee Lipes是以RAW拍摄的,这样才在后来做了HDR版。Technicolor的Vincent和Declan Baldwin(《海边的曼彻斯特》和《缘起泽尔达》的制片人)都不希望做出的新版本和SDR版相差太大;因为《曼彻斯特》这部电影并不适合应用HDR的鲜亮色彩。Vincent说:“我的理念就是无论你是观看SDR还是HDR,观众应该获得同样的情绪反应。HDR是加强版,但这部电影不需要再强化感觉。所以制作HDR的时候我很收敛,保证调色不突兀,保持原片感觉。”

【编辑注释:《海边的曼彻斯特》由纽约Technicolor-Postworks调色师Jack Lewars完成】

总结

虽然一开始对HDR母版创作有所担忧,但Smith说她的HDR经验“相当顺利”。唯一一个重大的变化,按她的话说,就是“做两版逐帧的胶片配光”,她认为“未来那个要求可能会改变。”虽然Baldwin还是对HDR母版的必要性存疑,但如果那是专业要求,那就“完全开放接受,然后寻求专家帮助。”他表示:“已经有非常多后期制作公司在应用HDR了。管理应用很方便,其实没那么可怕。”

Beirne给出了一个比喻。当考古学家发现古希腊大理石塑像被涂了色的时候,像罗丹这样的艺术家觉得不可理喻。那些艺术家觉得白色的大理石才美。但那些伟大的大理石雕塑家给塑像涂色是要让它们看起来更接近真人。很多人觉得HDR就像是给大理石涂色——觉得没必要。但我们的发现却截然相反。虽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但大多数情况下,HDR能给你最佳品质。能拥有这样真正色彩丰富的原片其实是至关重要的。”

HDR词汇 

高动态范围(High Dynamic Range) 多年来胶片可以拍摄高动态范围,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数字摄影机也能实现HDR拍摄。HDR图像显示效果更亮,同时显示暗部和高光的更多细节,呈现出更接近人眼真实所见的图像。

广色域(Wide Color Gamut)虽然与HDR是两个概念,但两者常搭配出现。顾名思义,它能提供更广范围的色彩,涵盖更宽的光谱,色彩饱和度更高。SMPTE Rec.2020比Rec.709(标准SDR电视色域)或P3(当前数字影院色域)覆盖的色域更广。

杜比视界(Dolby Vision)是一种专有的HDR版本,它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以动态元数据和杜比视界电视“沟通”,自动把内容调节成适宜于所使用显示器的亮度水平。这种HDR版本明确了12比特色彩位深,峰值亮度可达10000尼特。(标准SDR电视峰值校准为100尼特。)

RAW素材是直接从摄影机成像传感器上获取的未处理的数据,未经过视频处理。

LogC格式是一种类似RAW的格式,其显示并未应用LUT(Look-Up Table色彩查找表)。这是一种很强大的格式,带有完整的动态范围,备受制片人青睐用于电视工作流中,因为它的文件大小比纯RAW素材小很多。

HDR 10是一种开放标准,由一个设备制造商联盟(其中包括索尼和三星)创建以应对杜比的专有系统。它支持10比特色彩,一般母版峰值亮度达1000尼特。HDR+是一项亚马逊联合三星提出的倡议,将动态元数据与HDR 10开放标准相结合。

HLG(Hybrid Log-Gamma)混合对数伽玛是另一种HDR,由BBC和NHK创建,旨在支持HDR直播。它使用传统电视对于色调等级中下端的伽玛响应曲线,对更亮部分转换为对数编码,对当前的制作与消费级设备具有一定的兼容性。

PQ曲线(PQ Curve),即感知量化曲线(The Perceptual Quantization curve),基于人眼对对比度敏感性的研究,力求最有效率地利用可用的色彩位深精度避免编码HDR图像中显著的量化伪影。HDR 10和杜比视界都以PQ值(SMPTE ST 2084.)对HDR图像进行编码。(T)

views
技术前沿
Assimilate Product Suite 更新至V9.2 1047

修复了QuickTime输出渲染,防止在OSX系统上的QuickTime播放器查看影片时伽玛发生变换。

技术前沿
NHK为火星任务开发8K摄影机

据TVTechnology报道,日本放送协会(NHK)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正在开展一项“Super Hi-Vision Camera”合作,将为JAXA的“火星卫星探索”任务(Martian Moons eXploration,简称MMX)拍摄4K和8K图像。

技术前沿
Assimilate线上活动预告——“超越色彩•成片制作大革命”

Assimilate创意助力项目再推全新线上活动——“超越色彩•成片制作大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