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年的电影启示录

行业观察

过去十年是有史以来电影产业变化最大的十年,而且它的余波仍在持续。到下一个十年的尽头,电影院是否还会存在?这很难说。如果电影院还存在,那它会以什么方式呈现呢?说不定到2030年,Netflix能直接把虚拟现实版的蜘蛛侠冒险影片传送到你的大脑上。在展望未来之前,让我们先看看过去十年能给电影产业什么启示。

流媒体成为主流

其实,Netflix在2010年才发布了流媒体服务,在2015年才制作了第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无境之兽》。虽然从那时候开始,Netflix和Amazon可能更注重数量而不是质量,但是两个公司都制作了这个十年中可称之为“精品”的作品。Amazon有《海边的曼彻斯特》、《你从未在此》、《冷战》;Netflix有《罗马》、《婚姻故事》和《爱尔兰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给它们绿灯:戛纳电影节要求电影有适当的放映窗口期才有资格参加竞争;很多人依然坚持购买很占地方的DVD,蓝光碟。

科技不创造虚拟 而是创造现实

CGI已经不是新事物了,但对它的深度使用创造出了新鲜的东西。在过去一年,我们让《惊奇队长》里的塞缪尔·杰克逊“逆生长”,让《双子杀手》里的威尔·史密斯重回青年。

其他的技术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霍比特人》三部曲和《双子杀手》实现了高帧率;虚拟现实也大大发展:威尼斯电影节专门为虚拟现实开拓了一个竞争单元。不要忘了肖恩·贝克的《橘色》拍摄只用了三部手机。21世纪的科技更多的是接近现实,而不是替代现实。

迪士尼的十年

喜欢“考古”电影的观众应该记得,过去十年是迪士尼的十年。迪士尼重新挖掘了它的制作宝库,带给观众全新的感受。《沉睡魔咒》、《阿拉丁》、《小飞象》、《奇幻森林》以真人电影的形式再次横空出世。但迪士尼的大手笔还是收拢了其他公司的知识产权,特别是《星球大战》和漫威系列,过去十年票房最高的十部影片中八部属于迪士尼,无论它们是以“漫威”、“星球大战”、“皮克斯”的标签出现,还是以迪士尼自制影片的身份出现都是如此。

恐怖电影卷土重来

过去十年,既有扣人心弦的原创故事,又有大胆架构,还能小成本运作,而且受观众追捧的只有恐怖片。《逃出绝命镇》、《我们》、《遗传厄运》和《仲夏夜惊魂》都是其中突出的例子。但是别叫这些片子“高端恐怖片”,这样不可一世的称谓可能会让恐怖片迷抓狂。(T)

行业观察
Alamo Drafthouse影院新举措对抗流媒体观影模式

Alamo Drafthouse 影院以其独特的观影体验著名,观众可以在影院里一边观影,一边就餐。现在,它正和奇幻电影节合作,希望让更多人关注独立电影。

行业观察
中国电影票房回顾:增长放缓或成为“新常态”

2019年,美国大制片厂电影在华收入下降2.7%。

行业观察
中国票房:美国华人电影《别告诉她》在中国遇冷

虽然《别告诉她》在国外好评如潮,但这个以中国为背景的电影在中国折戟,在上映周末仅收获了29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