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揭秘之:我做过最难的特效是……?(2/3)

行业观察

《阿波罗13号》的微观火箭发射、《虎胆龙威》的惊险高楼戏处理,以及《哈利·波特》中精妙的时光倒流……多位大咖级电影人、摄影师和特效艺术家一起回忆自己如何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片名:《阿波罗13号》(1995)
特效:发射步骤
讲述人:罗伯特·勒加图,特效总监

在视效制作前期,我们会用微缩模型来构建分镜,之后再分解成各个部分来安排制作步骤。现在,我可以利用VR工具来做分镜,最终视觉化场景的效果也会更准确。不过,回想当年做《阿波罗13》那会儿,特效制作前期我们真得用泡沫塑料做出一个微型小布景来。所以我们做了个40尺大小的1:10火箭模型。

然后我们在泡沫布景——仿NASA真品的那个火箭那儿,用我们俗称小“口红”的摄影机(尺寸和一支马克笔差不多)悬在拍摄对象上方。那个摄影机可以在微缩模型内部或四周移动捕捉各种场景的样子。得到这些低画质素材后,我们就更清楚场景的基调,也能决定是不是要用更宽的镜头、特写、更快的摄影机运动之类的细节了。比方说,我们可能会想加抖动摄影来模仿真实飞船发射的风格,让素材更生动。而在制作比如阿波罗“火箭喷烟”时,我们用了灭火器来复刻发射状态,骗过了观众的眼睛。我们朝相同方向用特写模拟了壮观的真实发射步骤。在观众看来,我们似乎搭了座真火箭,但想想也知道这太烧钱了,不实用。还特危险!

片名:《虎胆龙威》(1988)
特效:从屋顶跳下
讲述人:约翰·麦克蒂尔南,导演

因为影片是一大群人一起在真实建筑上拍摄的,所以我们得想出个办法,好在不毁坏任何东西的前提下放火——再把火扑灭。拍爆炸戏时,我们搭了个疯狂的机器,内部充满汽化丙烷。使用时,机器会吐出烈焰,一次5秒。男主演布鲁斯·威利斯跳下屋顶的戏确实是在屋顶上,只不过从边沿上延伸出一块,这样他跳下来就不会一路掉到楼底下去了。但我们不可能像常规操作一样在他背后放一大堆火。所以我们拿叉车把机器搬来搬去,这样想在哪点火就能在哪点火。

在当时,置身背景躲在什么东西后面拍摄的技术还很不发达,我们也几乎从不移动摄影机。如果摄影机移动或在一场戏中存在感太鲜明,观众会觉得:“嘿,等等,这是特效。”如果记得没错,摄影机移过男主身边他向下看了。那时我们确实都在大楼顶上。这样做完之后再加入各种花招,观众就不会太留意了。然后你再把镜头切到布景上去就行了!

剧名:《真探》,第一季,第五集(2014)
特效:角色被一枪打中
讲述人:凯瑞·福永,导演

这场戏里,我们有很多流血效果要做。剧情上最先发生的是马丁·哈特(伍迪·哈里森饰演)上来对着自己抓到的跪着的人开了一枪。我们让挨枪的演员跪下,他用上了非常真实的面部特效化妆。首先,我们拍下什么也没加的干净镜头。哈特上前,扣动扳机,那是把空左轮手枪,随后演员应声倒地。接着,我们准备另一个镜头,找人朝三样东西上放了一轮真枪。一样是装满血浆的黑袋子,一样是整袋脑组织,还有一样是毛发和骨头。看着还挺糟心的。然后,为了完成这个镜头,我们的化妆师菲丽希缇·鲍林花了一整晚做了个假体装置,安在演员头上,看起来就像他脑袋里开出了一朵向日葵。特恶心。接着我们拍下演员倒在地上的样子。等后期视效把一切都组合起来,我们就不需要在开枪时切到某个演员身上,而是一直拍伍迪·哈里森,拍到他举枪,然后镜头转过来展示整个场景中他做了什么。你可以同时看到他开枪,跪着的角色脑袋开花,然后倒在地上。效果挺残忍的。

接着,挨枪那人的的同伙转身就逃,引爆了自己装的陷阱装置——一枚贝蒂跳雷,这是种在地面以上2至4尺,也就是人的躯体中段爆炸的杀伤性地雷。设计目的是致残致死。这里的拍摄构想是,这个角色会开始逃跑,然后在某刻引爆这枚地雷,整个被炸开。本来另一个主角拉斯汀·科尔(马修·麦康纳饰演)在这里是开始瞄准准备开枪的,结果他发现地雷炸了后改为去找掩护,地雷中的小部件纷纷击中他身旁的车。这加强了特效看起来的危险性,因为它告诉观众,不仅是某个角色被地雷炸碎了,20尺外的其他人也身处在危险之中。

这里我们是这么拍的:那个逃跑被炸飞的人,我们实际上先特效制作了类似贝蒂跳雷装置被激发的镜头,然后在模拟的炸弹弹射最高处搞了一次爆炸。接着我们带着血肉效果引爆了一次,用了个上半身假人。然后再把所有东西结合在一起,加上红色——一片红雾——被炸的人最终消失在爆炸中,闪光过后,你会看到一截上半身掉到地上。与此同时在马修·麦康纳的掩体那儿,我们放了辆报废的车,事先打好了弹洞。组合时我们用数字效果抹掉这些洞,再在几帧内让它们重新出现。他身后的车窗也是用一样的手法做的。加上金属物体高速飞行撕裂车体那种噼里啪啦的特殊声音设计。几秒钟内你就看到了一系列强力的特效和视效,意识到暴力可以来得多么快速和残忍。

片名:《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2004)
特效:时间转换器
讲述人:罗杰·盖伊特,特效总监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阿兹卡班的囚徒》。 我们给“时间转换器”做了个特效:这个吊坠是赫敏戴着让时间倒转,回到过去上额外课程用的,对后面的故事展开有重要作用。当时我们和(导演)阿方索·卡隆合作,他的想象力非常丰富。我们开始讨论如何制作这一幕时,他表示他很想捕捉到那种时间真的在你身边倒转的样子。最后我们做出的效果非常美妙。摄影师迈克尔·赛瑞岑设计了这个镜头的一部分。因为太阳在前景和背景中的移动速度不同,所以完成它需要大量的提前规划。我们让原来的摄像机和主要角色一起移动,然后为了给背景中的所有人加速,不得不用动作控制装置拍摄多次。这样即使两组演员都在正常的时间内移动,我们也可以随意调整前景角色们身后事情发生的速度。真正弄明白怎么做之前这听起来挺琐碎的。最终我们使用了大量的微缩模型——微型钟楼、微型场地——非常依赖设计和规划。总而言之,这是个利用数字技术进行组合的多元素镜头,但它并不算是什么新鲜的想法。(T)

行业观察
Mediapro联手Tedial 实施媒资管理

欧洲媒体集团前驱Mediapro选择专长独立媒体资产管理技术解决方案的 Tedial,在9月IBC大展上发布,为其集团的全球业务提供一个多址型公司媒资管理(MAM)系统,允许为Mediapro集团分布在西班牙、拉丁美洲、北美和法国的公司就地提供多个节点;允许Mediapro的运营商寻找和访问分配在每个场址的内容,便利运用和分配媒体内容。多址内容管理和分配的开发工作从2019年9月已启动。

行业观察
NEP购置AVS,提高摄像效能

NEP集团签署了对总部在美国加州伯班克的Aerial视频系统(AVS)的并购协议。创建于1981年的AVS,历来为体育、娱乐和电影客户提供各种高清无线摄像机系统、天线产品和移动音视频RF解决方案;以天线和地面覆盖,支持各种类型的高端活动和制作,拥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的全部所需执照,为常规广播品牌和其他无线频频大型活动提供服务。

行业观察
FreeWheel推出数字化融合广告管理平台

视频广告软件供应商FreeWheel针对欧洲视频出版商业务需求,改进其原名StickyAds的数字化融合广告管理平台,以适应尤其是OTT出版商同时运用直销渠道和节目频道的业务场合。迄今该平台以直接访问方式满足40多个“服务器至服务器”DSP的节目联网需求,或经由FreeWheel Media满足出版商媒体销售管理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