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影片中运用无声的五个绝佳理由(上)

影视制作

19世纪的一句谚语“言语是银,沉默是金”道出了沉默无声的价值。而当应用到电影制作中时,这句话有时非常正确。

在有声电影的后期制作中,加入任何声音要素都该为终剪增添好的效果和价值。它可以是大量对话场景中的非对白背景音乐,也可以是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婴儿的哭声,或是炸弹爆炸的声音。在电影中听到的内容和它显示的画面其实一样重要。但有时,去掉声音才是导演想要的最佳表达方式。

本文将探讨电影对无声时刻的运用。这种手法在各种类型片中均有出现,常用于积累观者期待和表达对比。

1. 无声是对期望的颠覆

电影中有两种类型的“无声”:绝对无声和近似(或相对)无声。后者更为常见,且是对绝对无声有层次的近似模拟。丽莎·库特哈德将其描述为“构建和编造出来的的无声效果,而不是真正的无声。”自弗里茨·朗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M就是凶手》(1931)中开创性地使用了剧情声(场景内的声音),这种音效便被用来填补预期的空白,即使发出声音的人或物在画面中看不到。如果恐怖电影中有人在夜晚穿过森林,大自然的声音和背景音乐(假设这种背景音乐音量较轻或全程一直在播放)便构成了这个场景近乎无声的声音基础,它们会被观众当成这一幕的正常状态。此时如果加入树枝折断的声音便能陡然增添紧张气氛,因为它打破了沉默,也暗示了潜在的危险。

在《闪灵》(1980)中,斯坦利·库布里克采用了一种更具艺术性的颠覆手法:他可以制造出声音的空白,并用令人印象极深的的配乐填补这种空白。在上方的视频段落中,小主人公丹尼·托伦斯在浴室与他想象中的朋友“托尼”交谈,展示出了自己的“闪灵”能力。在那一刻,我们目睹了丹尼眼中的格雷迪双胞胎和从远望酒店电梯里溢出的鲜血。此时,波兰作曲家克里斯托弗·潘德列茨基的《雅各的觉醒》(The Awakening of Jacob)在其他声音降低时逐渐变响。最终,我们并没有听到丹尼的尖叫,也没有听到血红浪潮撞击墙壁和家具的声音。这反而使这场戏显得更加惊悚。(T)

在影片中运用无声的五个绝佳理由(中)

在影片中运用无声的五个绝佳理由(下)

阅读 ()
影视制作
时间码详解(五)

选好了适合的时间码类型、视频帧率、对应的时间码帧率,就可以考虑同步素材的方法了。

影视制作
如何像大师一样打造中景镜头(下)

中远景镜头通常从膝盖往上框出拍摄对象,而且更关注拍摄地点而非角色。和中景镜头的构图一样,中远景镜头也会避免直接在人物的关节上截断画面(此处往往指的是膝盖)。不妨留意一下,罗杰·迪金斯对这类镜头的构建一般都是从膝盖下方开始的。

影视制作
关于电影声音制作需要知道的一切(完结)

等万事俱备终于可以开拍,就到了录音和混音环节。副导演下开始录制指令后,按下录音键,用声音标记镜次,并通过IFB告诉吊杆操作员已经开始录音,以便对方进行现场沟通。接着,摄影机会开始拍摄,摄影二助会给摄影机和声音打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