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亚马逊收购AMC院线是费力不讨好?

行业观察

图片来源:George Rose/Getty Images

此前,有消息称亚马逊可能在考虑收购因为疫情而跌入谷底的院线AMC。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连锁院线,AMC的公司估值在过去六个月暴跌50%。由于影院持续关门,业界对其破产的担忧走高。

所以,如果正在全力打造流媒体平台Amazon Prime的亚马逊有意接盘,AMC就会抓到救命稻草。当相关消息流出,AMC股价飙升30%。但是,这样的收购不足以解决亚马逊流媒体的核心需求。

近年来,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流媒体平台大有超过影院的势头。流媒体快要控制住整个产业价值链了,越来越多的大片从制作到上映都是在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上进行。GlobalData的分析师Danyaal Rashid说:“除非给影院3个月的独家放映期,否则流媒体平台想把他们的内容搬到影院上映很不容易。如果亚马逊收购了AMC,就可以同时在影院和流媒体平台上映电影。但是,虽然观众有去影院看电影的热情,但是考虑到日渐降低的影院上座率,亚马逊能把多少观众吸引到电影院很难说。”

在正常情况下,影院的年售票量仍然超过90年代和80年代,但是自2002年起,观影人数一直在减少。近年来制片厂做出影院热门片的几率越来越小,而亚马逊对这一点很清楚。

制片厂的上映策略也正在发生变化。某制片公司负责人Jennifer Salke在2019年之前都遵循传统的方法,给影院70-90天的放映期限。但是,自2019年末,她开始给每个影片制定不同的上映方案。比如Adam Driver的高调影片《酷刑报告》先在几家选定的影院放映了几周,之后才登上Amazon Prime。她说,这样的个性化上映方案在未来会越来越普遍。如果触碰影院,从成本-收益上看对亚马逊都是不利的。因为疫情,影院现在的上座率惨不忍睹,为何亚马逊要来趟浑水?这说不通。

Rashid说:“新冠迫使全球影院无限期关闭,所以亚马逊给影院的投资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获得回报。现在整个行业的现金都陷入短缺状态。在四月,AMC举债5亿美元,以求熬过危机,在5月13日,其股票市值才为4.795亿美元,所以亚马逊可以以比较便宜的价格收购AMC,但是亚马逊的钱也得花到其他地方,比如投资制片厂或者广告型流媒体服务。”

迄今,Hulu75%的营业额都是从广告型模式中得到的,而分析师们认为,除非调整商业模式,否则Netflix已经到顶。也许对亚马逊来说,走低价广告型模式是一个诱人的选择。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观点。B. Riley FBR的分析师Eric Wold认为,如果收购AMC, 亚马逊自己的电影就会多一条收益流,收获更多观众。(T)

阅读 ()
行业观察
《卡彭》:院线片转线上发行盈利之路漫漫

疫情冲击下,部分原定于院线上映的影片开始纷纷试水转投线上发行。但眼下,一个清晰的事实是:即使收获了破纪录的线上发行收入,也并不意味着影片能够盈利,最终的实际情况可能与理想状况还差得较远。

行业观察
《末代皇帝》时隔32年台湾重映再夺票房冠军

由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尊龙、陈冲主演的《末代皇帝》近日于台湾重登大银幕,时隔32年再夺票房冠军。

行业观察
华为、高通和三星率先批准MPEG-5标准

日前,全球最大的三家消费电子产品制造商华为、高通和三星已正式批准新的MPEG-5编解码标准。该标准主要用于流畅高效地播放高分辨率视频,包括4K UHD、8K、VR、AR和HDR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