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色彩将其融入片场”:摄影指导弗雷德里克·埃尔梅斯谈《纳粹猎人》

影视制作

《纳粹猎人》中的阿尔·帕西诺和罗根·勒曼(图片来自:Christopher Saunders)

摄影师弗雷德里克·埃尔梅斯在职业生涯之初当过约翰·卡萨维兹的掌机,担任过大卫·林奇首部长片电影《橡皮头》的摄影指导,这不仅为他的事业打下基础,更融会贯通并发扬了两家之长。

正如卡萨维兹一样,埃尔梅斯作为电影人非常清楚如何构图和展现最佳的演出;他和李安、吉姆·贾木许、蒂姆·亨特导演合作的多部作品也成为了凯文·克莱恩、比尔·默瑞、琼·艾伦、马特·狄龙和其他众多演员的演绎代表作。而埃尔梅斯又与大卫·林奇有着相似之处,他深谙电影的视觉特点与精准的美学设计所能带来的效果,《蓝丝绒》或《帕特森》几乎每帧都能做壁纸。

埃尔梅斯最新的作品就是亚马逊剧集《纳粹猎人》90分钟的试播集,这也是他至今最惊艳的作品之一。其中他通过色彩与光线对角色和主题的表达堪称典范。埃尔梅斯与导演阿方索·戈麦斯-雷洪合作时运用了鲜活的配色和运动的镜头语言来强调作品核心浓烈的情绪和煽动性的种族问题;每个镜头都有值得琢磨的心思。

通过对埃尔梅斯的采访,让我们更深入了解他的摄影手法并且听一听他早年与约翰·卡萨维兹合作的职业经验如何继续影响着他现在的作品。    

问:请问您是怎么参与到《纳粹猎人》项目的?最初什么吸引了您?

埃尔梅斯:是导演阿方索找到我的。我们以前就希望合作一次,但时间总是对不上,但我一直都对跟他合作很感兴趣,因为我很喜欢《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我觉得那部电影很有爱,品质优良,因为它很好地将对角色的敏感性与积极的运镜结合在了一起。显然前期构思和摄影都下了功夫,故事视觉呈现才那么成功,那吸引了我。在拍摄《纳粹猎人》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想拍出超级英雄故事的感觉,一个愣头青不情愿之下就成为了英雄,我挺喜欢这个想法的。我的概念就是这部作品是一部绘本小说,阿方索与我一拍即合。

问:那您拍摄时是以具体某部绘本小说或其他视觉参考为蓝本吗?

埃尔梅斯:我当时想到的是布鲁斯·戴维森早期拍的纽约市的照片,因为70年代初我本人就在当时的纽约,亲身经历过当时地铁满布涂鸦、满大街垃圾和到处都是不安全的街区那种环境。当年纽约的萎靡景象就是我的生活背景,我的早年间就生活在那里。要说绘本小说的话,我看过尼尔·盖曼的作品,当中色彩搭配的方式非常有意思;他和插画家用面部光影制造出强大的戏剧感。我把其中几页当成样板拿给阿方索看,跟他说:“我们也可以尝试这种风格。可以这两种色彩搭配,也可以尝试点别的。”尤其是我们搭建的一些蝙蝠洞的片场,那里是纳粹猎人活动基地,也是阿尔·帕西诺在城中的宅邸。所幸我们可以自己搭建一些东西,这样就可以融入布光和色彩的设计。

问:没错,我自己看剧的时候就在想,您和美术设计库特·贝赫一定是精心合作设计过色彩呈现。

埃尔梅斯:库特的设计确实非常棒,我还要夸一夸服装设计师约翰·多恩,因为我们一起探讨过不同颜色对于故事情绪会有不同的意义。而库特的设计真的尤其加分,因为他的片场设计当中融入了布光的灵活性,预留了很多创作的机会。比如我们说的蝙蝠洞。我们有一个实景的阿尔·帕西诺的宅邸,这是他饰演的角色住的地方。楼上的密室部分是我们可以搭建的。剧情发展中我们的犹太英雄会发现这个密室,所以我们设计搭建时一开始密室是幽暗的,而每次他们回到这时我们也会一点一点显露更多密室空间。我们的想法是把它建成类似日光室的地方,就像是整个建筑顶部的温室,多亏库特的点子我们想到了利用天光,这样有机会让室外的光与色彩能透进来。故事当中有戏份是搜寻、保护他们从纳粹罪犯身上所做的有价值的研究,我们都精心设计过,所以不仅只是设计了一个透明窗户,而是采用了玻璃窗格。所有元素相辅相成,包括天光,库特的设计既能保证又能控制那些元素的作用,使我有许多机会可以创造不同的情绪、不同的色彩,创造性地利用色彩为特定场景做情绪的辅助或支撑。

问:用色确实极其大胆,我想知道您是如何运用LUT或滤镜或其他调色手段实现那样的拍摄风格的。

埃尔梅斯:色彩其实已经融入了摄影当中。那也是我一开始就跟阿方索说的。我说:“我们想要在试播集当中呈现出的风格和感觉是我们可以操控并且后续其他集可以使用并当蓝本参考的。我想要将风格融入布光。”所以并不是简简单单选用某个LUT或后期制作得多华丽,而是我们所设计的配色是在原始拍摄中就可使用的。我会好好坐下来搭配几种配色,然后跟阿方索和库特合议,然后我们达成统一。于是库特在搭景当中为我留出了那些拍摄机会。我们使用了现代LED灯来掌控色彩,并在搭景时融入其中,这样后面接着我们拍摄的导演和摄影师就能将它们利用起来。

问:您使用了什么摄影机拍摄?

埃尔梅斯:用的是Arri LF Alexa,因为我喜欢Alexa摄影机捕捉到的色彩呈现。我很熟悉Alexa摄影机,它拍出来的东西跟我所追求的色彩与微妙感高度契合。所以我很相信它拍的效果。LF是个大芯片摄影机,拍摄也是大格式素材,而我们使用的库克镜头能拍出柔和甜美的感觉。我稍微在镜头前用了一点柔光网类型的柔光箱,让锐度不要那么强,而我们基本上镜头都是全开,让背景没那么突显,观众就更会注意前景当中的演员。就是这一切创造出了试播集的特有风格。

问:您之前和约翰·卡萨维兹和大卫·林奇这样的大导演合作过,也和后来的名导吉姆·贾木许和李安有过合作。您追求的导演-摄影师关系是怎样的?导演应该怎么做才最能帮助您摄影的工作?

埃尔梅斯:我觉得导演能畅所欲言的话我也能发挥得最好。很多问题答案并无对错,我自己就会常常提问,我想要深挖导演选择某个故事的原因,想了解吸引导演感兴趣的点。我一路以来都是在辅助,而我能够帮助导演呈现故事构想我觉得非常满足。但关键在于要开诚布公地交流。所有的准备都没有浪费;我们花那么长时间在拍摄地之间驱车往返,正好导演就是那个入迷的观众,我就正好可以问很多很多问题。

你提到我早年与约翰·卡萨维兹的合作,他也是我最爱的导演,在我见到他之前我已经是他电影的粉丝了。我看到你最新写了《麦基与尼基》相关的文章,那就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我其实短暂地在那部影片担任过掌机,因为那部片拍得非常非常慢。整个制作大延期,制片厂不满伊莲·梅导演花这么长时间还拍不完,而最后伊莲·梅让出了几场戏给约翰·卡萨维兹的第二摄制组来拍。我就在当中工作,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认识了约翰,他邀请我加入他的团队。我当时在片场看到过这样的情况——伊莲·梅说:“好,摄影机继续拍,继续拍。”然后摄影指导会说:“他出画啦,演员出画了,摄影机停。”而伊莲·梅会说:“别别别,演员等下可能会回来。”(笑)其实我几个月前在《纳粹猎人》试映首映的时候刚见过伊莲·梅。她之所以会来是因为她女儿在这个试播集当中演出角色。然后我就告诉了伊莲·梅我其实也参与了《麦基与尼基》的拍摄。

问:年纪轻轻能在鼎盛时期的约翰·卡萨维兹身边工作令人艳羡。那从他那学到的经验还有用到您现在的工作中吗?

埃尔梅斯:当然,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个极致的演员和导演,特别注重方方面面,包括技术层面。他之所以雇佣年轻学生加入他的拍摄是因为我们连个背光灯怎么搭,怎么让电影有好莱坞电影的感觉都不懂。我们根本也不在意,而他却很喜欢我们这样。他就是爱看到我们一路不断学习。那些影片毫无修饰,完全是真挚原始的情感。那就是他所追求的,也是我所学到的。当时居然在和大卫·林奇合作《橡皮头》的几乎同时期我能有这个宝贵机会和约翰·卡萨维兹合作电影,要说他俩风格的差异有多大,我可想不出另外两位差异如此巨大的导演了。而我就这样跟着两位大师学习,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我学到的东西多么有价值,我能如此拍着电影长大,真的是绝无仅有的机会。

作者:Jim Hemphill

翻译:盖雅翻译小组

阅读 ()
影视制作
短片赏析:如何用“双关”彰显情节魅力?

双关,是艺术作品中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手法。

影视制作
新手必读:在家DIY布光工具

DIY摄影棚的灯光解决方案

影视制作
短片考古:制作方法别出心裁的短片《复印店》

在这部2001年奥斯卡提名影片《复印店》中,来自澳大利亚的电影人兼艺术家Virgil Widrich用零对白的手法讲述了一个复印店员工的故事。在一天中,他好几次不小心复印了自己。主角的生活每天都在重复,波澜不惊,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复刻”。他生活中唯一一名过客——花店女老板,最后也成为了他的复刻。渐渐地,他触不到现实生活,在一成不变的生活中失去了自我。